返回 首页

全本小说网手机版

首页日本美女七月久久瑶日本美女七月久久瑶最新章节 》日本美女七月久久瑶正文
关灯
护眼
字体:

正文 日本美女七月久久瑶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曲莫影会控制不住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她低头跪伏在地,哭的声音哽咽,跟进来的几个面面相窥,一路跟着过来,所有人都觉得曲莫影不过是做做样子,估计最重要的还是去找她表哥越文寒的事情。

    正是青春年少时,越文寒长相又英俊,而且年纪轻轻官职不小,可见得皇上器重,曲莫影眼下又没了婚约,暗中心动,也是可能,曲秋燕和肖海棠两个甚至想的更要多一此,都觉得所谓祭拜就是一个借口。

    没想到她还真的是来祭拜凌安伯的?

    灵堂内还有一个人,愕然的看着曲莫影,一双眼睛闪过一丝惊讶,但随既收敛在了眼底,跟着曲莫影一起跪伏在地,低低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有两人在哭了,其余的人也不能不哭,大家都抹起了眼泪,既便没眼泪的,也用力的抹着眼眶,总不能别人哭的起劲,自己却不掉一滴泪吧。

    哭了一会,季元兴先开口:“表妹,劝劝曲四小姐,再哭下去就伤身了。”

    曲莫影哭的声音并不大,但这低低的呜咽之声,听起来更象是小兽绝望悲鸣,听了让人忍不住心酸,难过,见她纤弱的跪伏在那里,久久没有起身,更有一种莫名的怜惜。

    任谁都清楚,曲莫影这样的哭法是最伤身体的。

    “曲四小姐,先起来吧,这么哭会伤身体的。”肖海棠早就不想哭了,伸手抹了抹眼眶,走到曲莫影的身边,伸手要去搀扶她。

    雨冬急忙上前隔开了她的手:“肖小姐请不必多虑,我们小姐再哭一会就好。”

    来的时候,曲莫影让对雨冬说了,不让人打断她的哭泣,她只想多祭拜一会。

    虽然不明白自家小姐为什么对于一个从未谋面的凌安伯,这么在意,但是想想觉得可能是因为太子妃,听闻太子妃对自家小姐是极不错的,治眼睛的大夫还是太子妃找来的,如今看到太子妃一脉全没了,才会这么难过。

    一个丫环挡了自己?肖海棠的脸色有些不好看,但必竟是曲府的下人,她也不便发作,回头看了一眼曲秋燕。

    曲秋燕也抹了抹眼角,看似一副伤心不已的样子,“雨冬,四妹妹哭的太过于伤心了,还不把你们小姐扶起来,四妹妹的身体原本不好,这若是真的伤心的晕过去,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她同样是曲府的小姐,斥责一个下人自然是应当的。

    只是这雨冬居然看也没看她一眼,只低低的向她行了一礼,而后依然站在曲莫影的身边,把肖海棠和曲莫影隔开。

    这副不软不硬的模样,气的曲秋燕想发作,用力的压了压心头的火气,知道这个时候不合适。

    走上几步,到曲莫影的另一边,柔声道:“四妹妹,别伤心了,小心身体,逝者已去,留下的人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伸手去扶曲莫影。

    她是曲府的小姐,雨冬也不能上去直接拦人。

    曲莫影缓缓的抬起头,眼纱已经一片襦湿,雨春急忙上前扶起她,错开了同样要扶曲莫影的曲秋燕。

    顺着她起身,众人愕然的看着她的唇角,一条淡淡的血痕竟从她咬破的嘴角挂落下来,映的如玉一般的肤色上面清晰可见,在这灵堂之中无端的平添了一份悲沧的凄艳之色。

    没有人注意到,跪在地上哭的季元海抬起头,愕然的看着曲莫影,而后又在众人不注意的情况下,低下了头,继续哭着。

    “小姐。”雨春慌了,急忙道。

    曲莫影伸手拿出帕子在唇角轻轻的按了按,摇了摇头,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眼纱湿了,奴婢替您换过一条。”雨春伸手从怀里取出一块干净的眼纱道。

    曲莫影点点头,带着雨春到一边的角落里,向里而站,雨春替她取下哭湿的眼纱,重新换过一条,而后整理了一番,才重新回头。

    待到了回头,身后的一众人等都疑惑的看着她,谁也没想到曲莫影会伤心至此,灵堂里的几个人难得的安静了下来,目光游移的打量着曲莫影。

    一时间,很安静。

    忽听得站口传来一阵喧闹的声音,原本以为不是什么大事,灵堂内的众人也没在意,没想到这声音却是越发的大了起来,隐隐还听到有人哭泣的声音。

    季元兴脸上露出不悦,转过头就要哪咐他身后的小厮,却见灵堂处忽然冲进来一个全身孝服的女子,一时间大怒,斥责道:“哪里来的不知规矩的,还不给我拉下去,这是伯父的灵堂,岂是谁都可以进来的!”

    跟在他身后的小应命,急忙过去,正想去拉那个女子,却见那个女子抬起头,厉声道:“我看谁看动我。”

    小厮吓了一跳,急往后退开。

    “香姨娘?”季元兴这时候也认出了眼前之人,惊讶的道,向小厮挥了挥手使了个眼色,小厮又往后退了两步,然后回身就跑,进里面报信去了。

    香姨娘虽然是个姨娘,但必竟也算是个长辈,特别眼下还是季永明的灵堂,香姨娘在这里并不过份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,为什么拦着不让我进来见伯爷最后一面,莫不是伯爷的死另有蹊跷?”香姨娘抬起苍白的脸,怒瞪着季元兴道。

    她以往是跟着凌安伯夫人处事的,那个时候二房的人见了她也向来恭敬,后来虽然出了事,自甘居于佛堂之中,但依旧自有一番气势,眼下又是理直气壮的问话,问的季元兴一时间居然答不上来。

    香姨娘不是曲莫影,曲莫影虽然有亲,但并不亲近,就算她跟凌安伯夫人有血缘关系,但是和凌安伯却没什么直接关系,就算不让她见,也说得过去,而且还只是一个晚辈。

    香姨娘不同,香姨娘是凌安伯的女人,她若是想见一面,这话也是说得过去的,唯有一个缺点就是她是妾室。

    季元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止了哭泣,擦干眼泪,瞪着一双肿成一条缝的眼睛,审视的看向香姨娘。

    香姨娘进去的时候,他还小,不太懂事,往日里他一个二房的庶子和大房的姨娘也不可能有什么来往,只是远远的见过。

    只是当时的香姨娘意气奋发,风

    风火火的,却不是眼前形容枯槁如同老妇一般的中年妇人。

    可看这说话的语态、样子分明就是了。

    曲莫影的目光转向他,不动声色的查看着他,这孩子倒不是一个冲动的性子,虽然年纪小,形色之间自有思量,是个有主意的!

    “香姨娘,你怎么如此说话,大伯是病死的,所有人都知道,这病也拖了许多了,最近又因为太子妃的事情……一时间承受不住,香姨娘你一直在佛堂,眼下是受了何人的挑唆,跑这里来的?”

    季元兴反应还算快,愣了一下之后,反问道。

    香姨娘在佛堂关着,他一直是知道的,也知道香姨娘以后就一直关在佛堂里了,应当是出不来,这一方面是祖母和母亲的意思,另一方面也是她自己的意思,可眼下这个时候是出了什么事吗?

    好生生的香姨娘不可能会出来,是她听到了什么消息?

    那又是谁传的消息?

    而且还正巧在这个时候,眼眸滑过在场的几位小姐,最后把目光落在了肖海棠的身上,如果说这府里还有谁知道香姨娘的事情,那就是表妹肖海棠了,可这又怎么可能,表妹不可能会做这种事情,把香姨娘挑出来的?

    那又是谁?

    “大公子,我不是被人挑唆出来的,我只是想看看伯爷,伯爷一生英雄,临了连自己的妻儿都没有奉在灵前,我是他的妾室,眼下也只有我能为他送灵,只是伯爷去世前,我没有见到伯爷最后一面,现在看一面,不算过份吧?”

    香姨娘定了定神道,她向来就是一个能干的,这时候问的更是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“香姨娘,这事我……做不了主。”季元兴一时间抗不住,推托道。

    “哪谁能做主?”香姨娘一步不让的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由祖母的意思。”季元兴硬着头皮道,只盼着祖母可以快些过来,香姨娘是大伯的妾室,还真的不是他能管的,祖母管是最好的,既便不是祖母,母亲过来也行,必竟母亲是二房的嫡妻,也不是一个妾室能管的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,我只是想见见伯爷最后一面,这过份吗?为什么大公子推三阻四,难不成,伯爷死的冤,所以大公子不愿意让我见上一面?”香姨娘咄咄逼人的道,抹了一把眼泪,怒气冲冲。

    “这三年来,我一心在佛堂为伯爷祈福,想着伯爷和太子妃、三小姐都平平安安的,没想到眼下不但都出了事,我还不能见到伯爷最后一面了,大房现在都没了,所有的都是二房的了,难不成,现在连最后一面都不让我看吗?”

    香姨娘越说越愤怒,目光悲怆中带着几分绝望,灵堂外面又有人来拜祭,听到里面闹了起来,不由的停下了脚步,灵堂大门敞开,既便是远了点,也看得清灵堂里几个人的动静,更听得清香姨娘愤怒之言,一时间上来拜祭的人面面相窥起来。

    这仿佛是推开了一扇暂新的大门,把大家的思路往一个从来没有去往的方向想过去,直接事情的目地性……

    可这也太可怕了吧……

    看小说请到(汐汐全本小说网),汐汐小说网提供《日本美女七月久久瑶》全部章节!